盐井

乡村网讯(通讯员 吴安明)盐井,是施秉县甘溪乡的一个自然寨。这个自然寨子位于甘溪乡正北部,离乡政府驻地十二公里的马鞍山北部,海拔1200米以上。盐井,自然是与井有关,当然更与盐有关。盐井,又叫大盐井,其实它的真名叫鱼井,而称其为“大盐井”,更主要是相对于从其村落的北面的小盐井说起,因有小盐井,才有大盐井。


DSC_6181.JPG

小盐井,据说当时有富人居住,这家富人原做盐生意,盐来多了,怕别人来劫掠,于是悄悄将盐埋藏在一处山洞里,寨子人根本不知道藏盐处。后来此户迁走他乡,不知去向。后来,这里迁来一户穷人家,就居住在山洞下的井边。一天,此户的妇人去取水煮饭吃,主人从外面干嘛活来,发现饭里不对劲,因表面上浮有大量的粉白色的可粒状,不敢吃。他责怪妻子对他下毒,于是将饭倒了,狠狠地痛骂妻子一顿。妻子也觉得憋屈,只是争辩。主人不服,于是亲自取井里的水再煮一次,果然如妻子煮的一样,他也很纳闷。于是用嘴嚐了一下,原来是盐可粒。小寨出盐了!这悄息不胫而走,于是人们将其寨取名盐井。

而大盐井呢?大盐井本叫鱼井,因其村中有一口大水井,山高水高,冒出来的水大如黄釭,又常有大鱼从井底里冒了出来,大水井里游荡,百姓认为,有井有鱼说明井下有龙王,有龙王便流出大水,鱼是龙王的子孙,别人当然不敢动它们,以为神。有的人看到鱼出来,还顶礼膜拜,烧香化纸,米肉供之。于是人们将此村叫大鱼井。


DSC_6190.JPG

而外面的人并不知道这些,既然有了小盐井,于是又将大鱼井讹传为大盐井,大鱼井人也不去争辩,于是大鱼井由此而讹生为大盐井。

我是在盛夏时节去的大盐井,她确实是个美得令人窒息的地方。古井正好在寨子的中央,石板镶嵌,泉涌如珠。古井之外有田园,正是盛夏,秧苗葱葱郁郁。有的蜻蜓在秧尖来回穿梭,而有的则在稀疏的秧禾之下轻点戏水。村落在田园四周毫无规则在散布着,木屋比较多,有的还是明清时代的建筑,图案精美的花窗之上确是破烂不堪的景象,可惜保护不好。不过,大都没有了人居,据说是迁出他处兴建新房。一种叫剑兰的花开得正艳,粉红粉红的,怒怼这些古屋。有花就有果,这是个果实累累的季节,山坡上,路坎边,屋前屋后头都是这果子的天地,如一种树霉,果红带些麻点,正在成熟,摘下几粒放在口中,既解馋又解渴,吃起来很过瘾。要说李子,那更是没有说的,在姓曾的家门口就有七八株,那果子实在太结了,密密麻麻,枝桠都垂了下来,有的直接断枝。叫什么李果我已忘记了,都是老品种,但吃起来还是比较上劲,我还顺手摘了许多入我的相机包里。据介绍,这里的人家都有种种果树的习俗,什么花样的品种都有,因为当地人并不眼热市场上的果子。


DSC_6182.JPG

盐井盛产野生猕猴桃,这种野生的果实被人称为长寿果。富含维生素C和抗氧化剂,对生长环境要求甚高。每到秋季,近1万余亩的上万株野生猕猴桃果实成熟了,时常有游客前来光顾采摘。满山遍野长满绿叶的猕猴桃藤上果满枝头,香气四溢,让人垂涎欲滴。由于这里光照充足土壤肥沃,十分适合发展猕猴桃产业,长出来的猕猴桃品质都是上乘,价格10-20元/斤。近年来,为打赢脱贫攻坚战,该村立足得天独厚的野生猕猴桃生长条件,充分利用定点帮扶单位中投公司及结对帮扶单位生态移民局的资源优势,立足村情实际,深挖做足林下经济文章,大力发展野生猕猴桃产业。野生猕猴桃已成为当地乡村振兴的“致富果”和村民们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之一。别看这仅仅是一种野生果子,居然上了京东网上商城。村民彭华科通过中投“京东”电商扶贫馆销售到北京、上海等地的盐井野生猕猴桃就达5000多斤,销售总额达48000元。一颗小小的野生猕猴桃竟能帮助村民走上脱贫致富路,令人欣慰。


DSC_6184.JPG

大盐井是施秉曾氏的大本营,其先祖由当时的湖广省迁徙而来。说到曾氏,他们的后代总是一脸的自信。因为从他们珍藏的民间族谱之上,罕然写作曾国藩的大名,且还刊有曾国藩为谱堞写的绪文。曾国藩了不起,被称为中国近代政治家、战略家、理学家、文学家,湘军的创立者和统帅。与胡林翼并称曾胡,与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并称"晚清四大名臣"。官至两江总督、直隶总督、武英殿大学士,封一等毅勇侯。伟哥大领袖毛主席在他的《毛泽东早期文稿》(第85页)中说:“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观其收拾洪杨一役,完满无缺。”曾氏能有这样的祖宗那还不自信?

大盐井曾氏高祖叫曾德良,是明代弘治年间迁来。既然是明代就来的,那么他们与清朝才出名的曾国藩可能是旁系亲戚,这“自信”只是“套近乎”罢了。

不过,据传这曾德良是个冶金专家,弘治的某个时间,人以旅游为名,游历各地,自湖南的怀化,至镇远府城,人们介绍说,不远的偏桥有名山一座,特别是马鞍山更是如梦如幻,如临仙境。他发觉这里不仅风景秀丽,土地肥沃,而人烟稀少,是适合生活和休憩。加之,他发现这里还蓄藏有大量的铁矿石,于是决定在这里定居下来。据说,这先生最早居住在田广坪,后移至盐井。田广坪,其实不是真实的名称,而是叫铁矿坪,因那里产铁矿石,因当地人用语有误,以讹传讹,而变成今天的田广坪。传说这先生冶炼了出了不少的钢铁,总因为打不成铁器,最后而放弃。我们不知道这个所谓的专家是真的还是假的,但炼钢铁则确有其事,且他的后人都大言其为明代的冶炼专家,在且认可吧。

在村子的西南角,耸立着一幢砖混结构的楼房,外观十分漂亮,院子的外面还悬挂着国旗一面,迎风飘扬,鲜艳夺目。走近一看,原来是所学校,盐井村小学就设在这里。不过进云看时,里面空荡荡的,那间教室分别挂着村委会的牌子,说明这里已变成村委会的办公楼了。村委会的办公室里有人办公,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名叫李成明,原在外打工,后来考取了村干,他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介绍说,这个学校并非完全是村委办公楼,而是有学生的。他说楼上教室还有老师给学生上课。他感到惊愕!立上楼上察看:上面还有很多的教室,许多已弃用,只有一些杂乱无章的课桌、书本等等,执勤板上插上很多老师的名字牌号,可都发黄,说明已好久不用了。而在另外一间教室,确实有人在上课,走近教室,一张大大的黑板镶嵌于壁头上。一副诫语罕然写作“玉不琢不成玉,人不学不知义”,这是三字经上的语言。黑板上写有端午节放假的注意事项。一位戴眼镜的老师正在给学生讲课。老师介绍说,这几个是不同年级的学生,课是一个一个的上。也有课时,上下课时间也要打铃。而且每天早晨,同样也要面向国旗唱国歌‘和正常的学校一样。尽管如此,我还是感到有那么一种悲切。曾老师说,盐井小学还是一个完全小学,人数最多时,学生达310多人,有11个老师。就是现在,也还有没有4 个老师的编制。学生少主要是有的学生随家长到城里打工并一同去了。而有的则是家里条件好,将小孩送到乡里或县城读书去了。余下来的学生因各种原因去不了乡也进不了城,只得在村里。人数再少,也得有人上课,否则这义务教育完不成。怎么说呢?每个人都必须接受教育的机会呀。